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青鸟异闻录

第三百零四章

青鸟异闻录 卿禹 15287 2020-03-18 20:21

  

  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古青鸟说不清楚,总之感觉很是奇怪,在这个世界里面,古青鸟看到了无尽的星光,看到了无边的宇宙,但是偏偏她又感觉这无边的宇宙和无尽的星光跟她都有所联系,而且触手可及,可是真当她伸手去触碰的时候,那种触手可及的感觉就会消失殆尽,当他收回了手,那种感觉又重新回归到了她的身体里,这种感觉让古青鸟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古怪,这里到底是哪?天道又到底是什么样的?

古青鸟忍不住这样想着,四下里看着,想要寻找是不是能够找到兰陵的所在,却发现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端倪。想了想,她就明白了,既然这个宇宙跟自己好像有所联系,那么这个宇宙肯定是天道根据自己的情况来创造的一个空间,跟兰陵无关也是正常的现象。想来兰陵那边应该是另一番景象。

兰陵的着一边,确实是不一样的景象,他这边的世界,就仿佛是一片白茫茫的虚无,而在虚无当中,悬挂着无数的黑色光团,一切都跟古青鸟看到的景象是相反的,同样也有那种触手可及的感觉。但是兰陵却没有尝试去触摸那种感觉,因为兰陵知道,所谓天道,正是这样的一个东西,他属于每一个人,又不属于任何人,当你去接近的时候就会发现遥不可及,而其实他就在你身边,无处不在。

看着面前的这个空间,兰陵张开双手,神位的力量开始从手心里面渗透出来,天道的嘴巴只能由神位的力量才能够打开,这是必然的事情。神位的力量从兰陵的手中传递出来,渗透到旁边的空间当中,被这个白色的空间所吸收,慢慢地让这个世界产生了一些变化。

那些悬挂在空间里面的黑色圆球开始从静止变成了运动状态,他们不再是安安静静地悬挂在天空中,而是开始转动起来,转动的速度越来越快,慢慢地,所有的的圆球竟然变成了一个个黑色的旋涡,就像是旋转的黑洞一样,旁边的白色空间都有一种快要扭曲的感觉。

兰陵知道,这就是这个空间的运转规则,所谓的天道,就隐藏在做这些旋转的黑色旋涡里面,于是他越发加大了能量的输出。古青鸟那边同样也经历了这样的事情,只不过不用她自己输出能量,在她的眼中,那些白色的星辰也开始转动起来,然后慢慢变成了白色的旋涡,很快古青鸟就知道了,这里发生的事情肯定是因为兰陵已经开始行动了起来,古青鸟也期待着,天道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于是她看着那些旋转的白色旋涡,渐渐地开始在天空中扩散,然后将她包围,整个空间都开始变成了白色旋涡的世界,然后古青鸟眼前恍惚了一下,突然就到了另一个世界。

兰陵的目光向那把温柔似风的声音的主人顺了过去。

仍是那透洒月光的窗口。迎着窗外习习的夜风,一袭淡青长衫随风拂扬,说不尽的适飘逸。虽然口说危险,但神情却恬淡从容。背上挂着一柄造型典雅的古剑,平添了三分英凛之气。

她沐浴在温柔的月色里,那银纱一般的月光份外强调了她有若钟天地灵气而生,如川岳般起伏分明的秀丽轮廓。

以兰陵的见惯美人尤物,又有那自称古青鸟的精灵女子珠玉在前,心中仍不由狂涌起惊艳的感觉。

但她的“艳”却与古青鸟绝不相同,是一种“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那么自然的、无与伦比的真淳素的天生丽质。

古青鸟就像是精灵,孤傲清高,环境于她而言,更像是衬托的背景。再完美的环境,在她出现之后,便让人不自绝地忽略掉背景,目光只专注于她一人。好似这天地宇宙,都只是为了她的存在而配上的背景。

而现时出现的,这作男装打扮的佩剑女子,却像整个人都能融于环境中一般。再破败的风景,好像也能因她的存在而变得生动活泼起来,犹如增添了最美丽的光彩。在看着她时,却又不会只专注于她,而忽视掉周围的环境。背景与她,相辅相承,缺一不可。背景因她而更美丽,她因背景而更显灿烂。

兰陵只看了她一眼,便明白了在她平静和冷然的外表底下,眼神却透露出彷若在暗处鲜花般盛放的感情,在倾诉出对生命的热恋和某种超乎世俗的追求。

比对起神态奇异诡艳、邪柔腻美,仿似隐身在轻云后若隐若现的明月般的古青鸟,她就像破开空谷幽林射大地的一抹阳光,灿烂轻盈。

兰陵又醉了。他扔掉手中啤酒罐,大呼道:“这是梦!这是梦啊!人世间不可能有这般完美的女子,而且一来就是两个!啊——哈哈哈哈……”

他大笑,狂笑,直笑得热泪盈眶,好似今天这“美梦”在嘲讽他对童话一般完美的爱情幻想破灭一般。

在那佩剑女子出现后,那自称古青鸟的少女不着痕迹地收回正点向兰陵的纤纤玉手。眼见兰陵撒酒疯,没来由地心中好笑,暗道自己也真是,竟跟这醉汉一般见识,没得掉了身价,幸好没被死对头看到。

她回过头,对着那佩剑女子微微一笑,轻启樱唇,说道:“妃暄妹妹,我早说过这地方既非洛阳,亦非中原,你偏不信,现下可信了吧?”

那佩剑女子还未答话,正撒疯的兰陵忽地止住那似哭似笑地怪叫,犹如鲤鱼一般自沙发上弹起,大声道:“你刚刚叫她什么?妃暄妹妹?我没听错吧?”

他醉眼朦胧地盯着那佩剑女子,从上自下再次好好打量了一番,点头自语道:“嗯,没错,第一次出场时就是这副打扮,你是师妃暄了!”

那佩剑女子微微一振,虽神色不改,但眼神中却闪过一抹激动,道:“这位公子何以认得妃暄?既认得妃暄,公子可否告知,这里究竟是何处?”

兰陵这时却懒得多说了。他本就醉得不辨东南西北,此刻犹自以为仍处梦中,与梦中之人又有何好多说的?不管是梦到古青鸟也好,还是梦到师妃暄也罢,总归就是春梦一场。值此可耻失恋之日,即使不能当真在现实中放纵一把,在梦中YY一番也是不错的。

哈哈大笑起中,兰陵摇摇晃晃地自沙发上站起来,瞅瞅古青鸟,瞄瞄师妃暄,嘿嘿嘿嘿地拖着京剧腔,醉态十足地打了个揖:“两位娘子久等了——小生兰陵,这便来带两位娘子同赴巫山,享那云雨之乐——哇哈哈哈……”

踉跄着向前,还未迈出两步,便已被茶发前的茶几所阻。一阵摇晃之后,便又跌坐回沙发上,嘴里嘟哝着:“准备热水……冰块……跳跳糖……冰火九重天加沙漠风暴……电光毒龙钻不用我教吧?皮鞭蜡烛等物自去店里取来……咱们三人好好……好好……”说到后来,声音已微不可闻,呼声响起,却是已经沉沉睡去。

古青鸟与师妃暄哭笑不得地对视一眼,均觉这醉鬼无赖兼无耻到了极点。见兰陵醉去,两女也无法可想。即使叫醒了他,恐怕想问他什么,也多是答非所问。

师妃暄环视一番,自在客厅中拣了把椅子坐下,招呼古青鸟道:“古青鸟师姐,先坐下说话吧。”

古青鸟哼了一声,也找把椅子坐下,懒懒地靠在椅背上,道:“这胡凳(隋唐时没有椅子,但已发展出椅子雏形,只是没有靠背而已,称‘胡凳’。)却是有趣,有了这靠背,坐上去却是舒服多了,也不知何人所创。”

师妃暄叹道:“还是古青鸟师姐心胸豁达。小妹方才到时见这屋中陈设千奇百怪,除了桌凳之外,竟无几样认得,心中已是惶恐。待出去探查一番,只见高楼成片,竟达百丈。人群如梭,往来不绝。各人衣着怪异,模样却又不像夷人。那路面也不知何物筑成,有无数形体庞大的钢铁怪车穿梭其上。其速快逾奔马,怕是我等施展轻功,也只能勉强追上。有一种大车,甚至能穿数十上百人……这等异景,中原何曾有过?更别说域外了。小妹心中万分惶恐,只是不知我们究竟到了何处。说来也怪,那路上行了见了小妹也不害怕,只是指指点点,甚而百人围观,令小妹寸步难移……”

古青鸟却不待她说完见闻,微哼一声打断道:“妃暄妹子生得花容月貌,自会引得凡夫俗子顶礼膜拜,却也不必在我面前炫耀。”

师妃暄噎了一下,也不着恼,淡淡说道:“古青鸟师姐误会了,妃暄非是炫耀。只是此地怪异之处颇多,还需你我二人好好斟酌一番。”

古青鸟道:“有甚好斟酌的?左右不是你我遭了天谴,给送到了这古怪地方?你可还记得,你我二人于洛阳天津桥上决战之时,空中的异景?”

师妃暄点了点头:“当时我正拦着寇仲、徐子陵、跋锋寒三人,欲向他三人讨还和氏璧。古青鸟师姐出手指教小妹,激战之时小妹却也曾注意到,天空中不知何时明月隐去,群星消退。乌云蔽空压城之时,却又能见到九星连珠异景。当与古青鸟师姐过招之时,那空中的连珠九星突然射出一道豪光,光头罩下,你我二人均被罩于光中。一阵眩晕之后,便已到了此屋之中。当时,此屋主人还未回来。”

古青鸟点了点头,道:“九星连珠,本属罕见。我却以为,此等天生异景,多半是你招惹了天谴。那和氏璧本就不是你静斋之物,你偏偏要掌握手中,选什么天下明君。那寇徐跋三人凭真本事得了去,你却要去讨还。说不定那三人中,便有真命天子存在,你贸然讨还,招惹了天怒,才降下这天罚。我却是好生冤枉,偏在那时与你纠缠过招,也随你一起到了这鬼地方来!”

说什么天怒天罚之类的,古青鸟自己都不大相信。但是那星月不见,唯见九星连珠的异景她却也是看见了的。不过如果真是天罚的话,在古青鸟心里,恐怕多半还是罚得自己,师妃暄才是受牵连的那一个。毕竟连古青鸟自己,也觉得魔门阴癸跟静斋比起来,多半还是魔门比较惹老天爷讨厌。

当然,这种事情她是不会承认的,反而要栽到师妃暄身上。损人利己的事是魔门本能,再加上师妃暄是她天生的对头,能有机会打击一下她,古青鸟是绝对不会放过的。

师妃暄听古青鸟这般说来,也不辨驳,只苦笑一声,道:“此时却也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了,我们还是想办法回去为妙。这地方处处危机,非久留之地呢。”

古青鸟笑道:“怕甚子?我倒觉得这地方不错,那么多新奇有趣的玩意儿,怎能不好好玩上一番?你我二人同时失踪,怕是你那扶助明君的如意算盘也打不响了。再说了,就算要回去,又怎能是我二人一起回去?不若在此处分出了生死,胜的那一个回去也就是了。别忘了,你我的决战还未结束呢。圣门和静斋的赌约总得进行下去的。”

师妃暄不理古青鸟的挑衅,道:“此处若说不是中原,却也甚有疑点。不说语言上与中原多有相通之处,与此处的人交流起来不甚困难。便是人的相貌,也是中原人的相子。小妹曾路一路人,可认识秦王李世民,那人虽一脸古怪地,却也回答小妹说认识,但……”

说到这里,师妃暄也是一脸古怪加担忧,不知该如何说下去。

古青鸟却是眼睛一亮,道:“可是那人说,秦王李世民被人干掉了?”

师妃暄还未回答,忽听一人道:“李世民玄武门事变,弑兄囚父,夺大唐皇位。一统天下,开创贞观盛世。李世民号称‘天可汗’。李世民与其子李治,父子二人先后平突厥,败高丽,降百济,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大唐帝国威震天下,平伏四方,重现汉武时‘犯强汉者虽远必诛’之无上武功。至今日,国外称我中国乔民时,称唐人。中国人聚居处,称‘唐人街’。自唐以后,汉民族再未有‘天可汗’。即便强硬若明朝,帝皇代代为国守边关,却也仅止于守,再未能彻底平定边患。从历史上看,唐太宗李世民堪称千古一帝。即使尔后大唐被武则天篡位,但武则天能治理好大唐,其实也是李世民和李治留下的好底子在。当然,小说里的李世民就比较让人讨厌了。没办法,谁让他不是主角呢?”

古青鸟和师妃暄颇有些目瞪口呆地看着洋洋洒洒评点古人的兰陵,刚才那番话思路、语言无不清晰,哪里像是喝醉了酒的人?

兰陵说这番话时仍是躲着沙发上,闭着眼睛。待说完之后,好像不知自己刚才那番话给二女造成了多大冲击,睁开眼睛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那迷糊朦胧的目光却完全不似清醒之人。晃晃悠悠地绕过古青鸟,径往卫生间走去,还嘀咕道:“这尿喝多了,就特别想撒啤酒……”

在二女听得目瞪口呆,啼笑皆非之际,出了客厅,进了卫生间,将门锁死之后,才背转过身,如浑身失去了力气一般,软软地靠在门上。

额上,已是遍布冷汗!

抹了把额上的冷汗,用力拍了拍醉得有些麻木的脸,兰陵踉跄着走到马桶前,撒了一把“啤酒”。冲水之后走到水龙头前,拧开水用凉水狠狠地冲了一把脸。

深吸了一口略带湿气的空气,抬头看着镜子中自己那张满是红晕的脸,心中只是暗叫不妙。“妈的,真是大件事了,穿越这种好事没轮到老子头上,反穿越这种要命的事偏偏找上了老子!这可怎么办才好?”

兰陵的确是醉了。醉得分不清是梦境还是现实,醉得胡言乱语狂吹大气。

但他却还保留着最后一丝清醒。

肉体被酒精麻醉,大脑也被麻醉得差不多了,但是在属于他自己的领域之内,他是永远是不会醉的。

那个神秘的领域,那个不是异能胜似异能的领域,那个精通它的人觉得它不过如此,不了解它的人却觉得无比神奇的领域,是兰陵的秘密,也是他最后最大的底牌。

就是凭着这一张底牌,兰陵才能扛得住古青鸟的天魔魅功,才能扛得住师妃暄用剑心通明营造出来的仙女气氛。醉得分不清现实还是梦境的兰陵,在睡着之后才能在很短的时间内大脑就醒了过来。

……

古青鸟和师妃暄的对话一字不落地被兰陵听见。身体沉醉而意识清醒的兰陵已经知道了自己不是作梦,在听了古青鸟和师妃暄的对话之后,身体上虽然没有心跳加速之类的异常表现,意识却已吓了一大跳。

他是真没想到,此古青鸟和师妃暄,还真的就是小说里边儿的正道和邪派的绝代双娇!

这种事情简直就是不可思议!虽然穿越已成潮流,起点上隔三岔五的就有人发表穿越自传或者穿越人士传记,但那些就是YY的东西好歹也是现代人穿越到古代或者异界,就算过份到反穿越那也是古代人穿越到现代,还真没见过小说里边儿的人穿越到真实世界的。

那什么九星连珠的天生异景兰陵也懒得多想,古青鸟和师妃暄在历史上是否真有其人,黄易写这小说是不是自个儿穿越过去现场采访得到了第一手资料才写的,李世民是否学秦始皇对付项少龙一样,搞了个焚书坑儒抹除了历史上有关静斋魔门乃至寇徐二人印记……这些东西虽然很值得研究,但兰陵现在却没有丝毫心情去研究这个。

他关心的是,自个儿怎么才能送走家里这两尊大神。

很明显,从她们的话听来,从她们的打扮和模样看来,从她们像鬼一样自离地面足有七层楼的窗口里钻进来……从这种种迹象看来,古青鸟和师妃暄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是真的。

兰陵那保留的秘密领域虽然听到了古青鸟和师妃暄的对话,但在那种状态下,兰陵的意识有点儿不听使唤,不按指挥,喜欢乱来。

因此在古青鸟和师妃暄说到李世民的时候,兰陵那不听使唤的意识陡然发作,出风头一般洋洋洒洒地评论了一番历史上的李世民和他儿子的功绩。平心而论,历史上的李世民是蛮牛13的,整一个军国主义、帝国主义分子。他即位后,总算把以前跟突厥结盟时许下的好处连本带利都夺过来了。这还不算,他还和他儿子先后派兵把东西突厥打到亡了国。

而他儿子,号称“懦弱”的高宗李治,对外族也是从不妥协。派兵打西突厥,摆平了高丽,生擒其国王,后来又直接摆平百济,使大唐版图周围只剩下大唐的殖民地,没一个国家敢跟大唐叫板的。

李治也就是身体差了些,比武则天先死了。而且也心软了些,没让武则天陪葬。否则,若是李治不死,武则天怎样都没可能篡位的。

这两父子都是大大的军国主义帝国主义份子,大大的涨了唐人的威风。与前比,唯有强汉堪与相较。与后比,唯有大明勉强能一比。至于元、清这两朝,不是汉人作统治者,兰陵还真颇有些不予评论的意思。

当然,小说里的李世民就有些讨人嫌了。一些大义凛然秀看起来只让人觉得虚伪。

这只能说,作为主角的对手,李世民的光环只能被摘除,否则显不出主角的“高大壮”。

当然,兰陵的问题不在于作出了一番评论。这东西都是盖棺定论的,兰陵说的再天花乱坠,也只能算是算人牙慧。人家一代天可汗,需要兰陵评论吗?

问题是兰陵不但评论了,还是当着古青鸟的面评论的。人家古青鸟可不知道后面的历史,可不知道历代史家和八卦人士对唐太宗的评论,这话从兰陵嘴里说出来就是罪。

什么罪?死罪!

李世民是师妃暄选的天下明君,师小姐听了当然高兴了。可是婠大姐是师小姐的死对头,根据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敌人的朋友就是敌人这一理论,兰陵这么一说,就把自己摆了一道。婠大姐听了这话能高兴么?这话的意思不是说人家师小姐比婠大姐眼光高明,手腕更高一筹么?

魔门的人可不会跟人讲道理,人情味几乎没有。除了利益,他们根本就不理其它。独霸山庄的方庄主够爱古青鸟了吧?可那一腔真情,对古青鸟来说,连个屁都不如。

徐子陵算是古青鸟后来真正喜欢上的男人了,可是人家婠大姐为了不让心灵出现破绽,甚至打算狠下心杀了徐子陵。后来一番阴差阳错,徐子陵帮古青鸟练成了天魔十八重才没能舍得下手,否则的话,小徐子能不能活下来都两说呢!

现在兰陵拍了师妃暄的马屁,却大大得罪了古青鸟,怎么样都不划算。

师尼姑是好相与的?人家是修天道的,爱情对她来说都只是修炼,还有什么能被她放在心上?

师尼姑不会眼看着古青鸟杀他,可是师尼姑当真能保得住他?古青鸟这小姑娘诡计多端又心狠手辣,师尼姑的长处是政治智慧,玩阳谋是她的强项,会借势造势是她的优点。可是论起阴谋诡计暗杀下毒这种种鬼蜮伎俩来,师尼姑无论如何都比不过古青鸟。

毕竟,慈航静斋靠的是白道的势,她们从来就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凡是想搏个仁义名的,凡是被慈航静斋美女政客迷惑的,都是她们背后的势,随时可以借势大造声势。

而魔门向来就是孤军奋战,隐于暗处。他们虽然也有势,但是他们的势见不得光,讨不了好,所以只能在阴谋方面多下功夫。

而在这个世界上,当双方的势都不存在时,唯一能依靠的,就是她们各自的实力、智慧。

论实力,此时的古青鸟稍胜师妃暄一筹。

论智慧,两女不相上下,各有所长。但害起人来,古青鸟占绝对上风。

所以,兰陵在有些不能完全自控的情形下,搞错了得罪的对象,惹上了杀身之祸!

这杀身之祸不光是拍马屁的对象搞错,更重要的是,之前意识没清醒,以为自己是在作梦时对古青鸟的那一番清薄。

古青鸟身处魔门,却还当真是出淤泥而不惹,身子冰清玉洁的一个女孩儿。为了任务她能忍受同门或者任务同象的口头上轻薄。但是像兰陵这样一个毫无自保之力的小人物,居然轻薄了她,下场会是怎样?兰陵还真不敢想象。

兰陵虽然有点儿本事,但他那本事,打架斗殴不赖,开枪打靶不错,言语争锋也能不落下风,甚至凭他那最后的底牌,对上绝大多数普通人无论文争武斗都不会处于下风。

但是,对上婠大姐,也就只限于不受天魔魅功的诱惑了。真要动起手来,一招之内,兰陵可能就挂了。

“怎么办?”兰陵喃喃自语。

出去后立即向古青鸟跪地求饶?

笑话,且不说求饶有没有用,就算真有用,兰陵也不会做这掉份儿的事。

向师妃暄求救,赶紧地抱上师妃暄大腿?

拷,刚才还在古青鸟面前大骂慈航妓寨、政治妓女呢,古青鸟只消把他的话在师妃暄面前学上一遍,师妃暄虽不会落井下石,恐怕对帮自己也是兴趣缺缺。

打电话报警?嗯,这是个办法。武功再高也高不过警察的枪啊,个人再厉害也不能跟国家暴力机器斗啊!

可问题是,真要打电话报警了,怎么跟警察说?难道说两个武功高强,从小说里穿越来的女人要杀我?妈的警察可能不会来,精神病院的车子倒是会上门。

退一万步讲,警察就算真来了,估计也不会相信两个娇滴滴的女孩子能有杀掉一个壮男的本事。再说了,以婠妖女和师尼姑的精神魅惑功夫,没经过特殊训练的普通警察还不被她们三两句话打发走啊?说不定还会倒过来教训他一顿,把他抓局子关上一夜都有可能。

怎么办?

深吸了一口气,定定地看着镜子中自己的眼睛,那漆黑的瞳仁中闪过一抹幽光,方才还略显慌乱的眼神一下子冷静下来,纷乱的思绪也渐渐平静。

嘴角浮出一抹莫测的笑意,他喃喃自语:“我是兰陵……我他妈一现代人,怎么能怕了那两个屁都不懂的丫头?环境不一样了,这里轮不到她们牛十三!我的地盘,还是要我做主。”

整理了一下发型,将头发弄得更凌乱,还沾上了一些水,拧开卫生间的房,又跌跌撞撞地朝着客厅走去。

那朦胧的目光背后,藏着一抹凌厉而坚定的眼神。他以大无畏的勇气,以无上的毅力,以有生以来最坚定的决心,向着……卧室门走去……

在古青鸟不怀好意,师妃暄难以描述的目光中,兰陵终于走到了卧室门口!

门把手拧开了!

门推开了!

兰陵进去了!

兰陵胜利了!

这一刻,他不是一个在战斗,不是一个人!

他终于,如释重负地吐出一口长气,瘫倒在床上。

门外,古青鸟嘴角挂上了一抹玩味的笑意,就连师妃暄,也微翘嘴角,忍俊不禁。

“这醉鬼,好像还没清醒……”

“小妹看也是如此呢!”

一觉睡到大天亮。

兰陵这一夜睡得舒畅之极。

宿醉初醒的负面状态在他身上完全看不到,失恋的阴影也仿佛已经离他而去。醒来后的他,无论身体还是精神,都处于巅峰状态。

这倒不是说他没心没肺,而是他极擅长调整和控制。这便是那个属于他的领域赋予他的能力之一。

但是睡一夜好觉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尤其是兰陵最关心的,家里那两尊大神的问题。

当兰陵打开卧室门之后,不出意外地,发现那两尊大神果然还呆在客厅里,就在椅子上坐了整夜。

不愧是小说里穿越来的武林高手,枯坐整夜的两女看起来仍是容光焕发,不露丝毫疲态。

笑容满面地对两女道了声早安,好像这一正一邪两位大姐早和他熟识一般,兰陵不露半分异样地自她二人中间穿过,出了大客厅,进了卫生间洗漱。

见兰陵如此镇定自若,彼此提防了整夜的婠大姐和师小姐不是均是有些好奇。好奇之外,倒也暗生佩服。

要知道,从兰陵昨日的言谈看来,他是认识古青鸟和师妃暄的。既认识她俩,自是清楚她俩的手段。而兰陵自己却是一个完全不通武功,在她俩面前没有任何自保之力的普通人。在这个小环境内,兰陵的性命可以说完全掌握在她俩手上。

但兰陵不卑不亢。既不因她们那随时可置他于死地的力量而畏惧,且不因她俩的倾城颜色而动容。

不贪不惧,不妄不痴。

现下没有醉酒,处于清醒状态的兰陵给两女的就是这样一种印象。

仅凭这一点,就已经足够她二人有点佩服兰陵了。

当然,只凭这种傻大胆不惧外加不解风情似地不贪表现,是无法完全打动二女的。以古青鸟那种诡诈多变,外加翻脸不认人的性情,兰陵的生命安全仍没有保障。

卫生间里的兰陵哼着歌,镇定自若地嘘嘘,洗手,刷牙,洗脸,梳头。清理完了个人卫生之后,他走出卫生间,目光从容,自然大方地看着两女,随意地问道:“两位早上想吃点什么?”这语气随意地就像是问来他家做客的好朋友一般,自然地很,不带半点做作讨好。

他倒是不担心两女点出这里没有的吃食。现代的小吃花样繁多,早点种类多不胜数。隋唐时的饮食跟现在比起来,可称单调。更何况,师小姐是尼姑,吃斋的,不会挑食。婠大姐在魔门,从小磨炼,习惯了吃苦。两女看上去娇滴滴,却绝不是挑肥拣瘦的千金大小姐。

果然不出兰陵所料,听他问起,古青鸟马上便好似跟他很熟了一般,说道:“人家想吃馄饨,最好来碗鸭脚羹呢!”

师妃暄似有些不好意思,略微踌躇了一下才道:“有劳公子了,妃暄要一碗素冷淘即可。”

听两女这般一说,兰陵心里却是没来由地叹了口气。兰陵所学极博杂,自然知道馄饨、鸭脚羹(即用鸭脚葵的花煮的汤菜)、冷淘(就是面条,那时候还没面条这种说法),基本上都是平民平姓的主食,算得上低档食品了。虽然隋末天下大乱,但两女的出身却是不凡,按说还是有奢侈腐败的条件和机会的。但只看她俩点的东西,就知道两女早养成了艰苦朴素的习惯。

兰陵大义凛然地朝着卫生间走去,此时古青鸟已经进了卫生间,门也顺手关上了。但她不懂用现代锁,虽看着兰陵转动把手开门而学会了开门,却不知怎样锁门,是以未曾将锁从里边儿锁上。

兰陵同学走到门口,敲了敲门,道:“婠大姐?”

古青鸟嗔怒的声音自门里传来:“你这人好不晓事,怎能在此时来这?”

“呃……”兰陵噎了一下,随即洒然一笑,道:“婠大姐,这里边儿的陈设可能婠大姐从未见过,小弟只是想指点一下婠大姐该如何使用而已。当然,婠大姐冰雪聪明,能无师自通也说不定。若用不着小弟,那小弟这便走了。”

门里静了一会儿,随即传来古青鸟那略有些不自在的声音:“别,你进来吧。”

兰陵拧开门,大大方方走了进去。古青鸟咦了一声,奇道:“你怎能进来的?我明明已将门关上了……哦,你有此门钥匙是不是?不对呀,没见你手上拿钥匙呀!”

兰陵~~……

如此这般地讲解了一番,才教晓了古青鸟如何将门自里边反锁。古青鸟学懂之后,却将兰陵赶到门外,将门锁上之后,颇为自得地道:“这下若我不开门,你便进不来了吧?”

兰陵一拍脑门,感到头终于有些晕了……

再次进去之后,却见古青鸟对着卫生间里那面落地镜十分感兴趣。站在镜前不住地顾影自怜,啧啧称奇,“我果然比师尼姑要漂亮呢!小子,这宝物甚是珍奇,归我了!”

没有师妃暄在场,古青鸟连门面都懒得装了。

兰陵无奈道:“婠大姐想要,这种玩意儿送你个百八十面都没问题。此物最是普通不过,不值钱的。”在浴室里装落地镜,纯粹是兰陵的阴暗心理和恶趣味了。从前和徐晓珊同居时,他喜欢边洗鸳鸯浴边和她**,就对着镜子做,也算是一种情趣。如今睹物思人,却觉得这镜子份外刺眼,只想将其砸碎。

古青鸟却是不知兰陵心中所想。错将俗物认成珍宝,她倒也不着恼,马上不着痕迹地转移话题:“你方才说,要来指点我什么来着?”

兰陵道:“指点不敢当。就是这里的东西大异婠大姐从前见识过的,如要用得顺手,只消看一眼便会。”

说罢,便指给古青鸟如何使用水笼头,如何使用马桶,如何冲水,如何取用手纸。爽完后洗手时怎样取洗手液等等……卫生间里的所有细节兰陵都一一讲到,甚至连坐马桶都亲自示范了一下,手纸的用途也讲得很清楚。

这种话本不能当着一个女孩子的面来说,不过兰陵此时表现得大义凛然,不带半点不健康思想。无论动作、表情、语气、眼神都无懈可击。古青鸟虽然时有听得心下着恼,俏脸微红,却也没办法没借口翻脸。她极是聪明,兰陵只需讲解一遍,她就能完全记住,学会。当兰陵讲完之后,想让她复述一遍时,古青鸟终于有了发飙的借口,脸上笑得倾国倾城,眼中杀气却闪个不停,道:“难道你也想我如你刚才一般,坐在这马桶上给你看么?”

眼见弄巧成拙,兰陵在古青鸟抬手发飙之前,抱头鼠窜。在师妃暄古怪的目光下夺门而出,冲出了自家大门。

说句老实话,若古青鸟真想对付兰陵,兰陵的速度估计要再提十倍才能逃脱。待兰陵逃出之后,古青鸟砰地一声关上卫生间的门,嘴角却露出一抹狡黠的笑意,自语道:“师尼姑看起来也有些内急了,只是她在这方面面皮嫩得很,不好意思向那小子主动问起。哼哼,我是不会告诉她该如何用这些东西的,那小子被我一吓,也不会再主动提起教师尼姑。呵呵,真期待师尼姑急得无法可施的窘态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