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一剑长安

正文 第一百一十四章盛冬时烤雪,酒醒时杀妖(一

一剑长安 嘉图李的猫 6572 2020-03-18 20:40

  盛冬时烤雪,酒醒时杀妖一

闹剧很快就结束了。

擂台之上,生死勿论。因为这条规矩的出现,顿时让无数诸如付蝠此类的小妖望而却步。

其实他们认为海妖一族不会允许徐长安死,那么挑战的时候,妖族同样也会庇护他们。妖与人相同,甚至内心的私欲、对名利的追逐,妖比人更甚。

在这个时代,有看淡世事的高人,但更多的是,已一己私欲为重的芸芸众生。

人族挑战徐长安,自然不用多说,求的就是一个名;而那些小妖也是如此,他们以为生命有了保障,这才不顾一切的掏尽家底,想要和徐长安一战。

如今徐长安在妖族中声名鹊起,毕竟是在开天境大能手中活下来的人物,而且几次三番的让湛氏兄弟吃亏的人物。

这相柳一族,即便是在上古群妖并立的存在,都凶名赫赫。

这些小妖,打的就是这个主意。自己能够与徐长安对战,本身便是一种出名的法子,若是败了,那也无妨。毕竟就连相柳一族拿他都没办法,可若是侥幸的刺破徐长安的衣袖,那么便足以让他们扬名立万。

原本他们以为切磋只是切磋,个个被李道一摆了一道便心生怨恨,但如今三方的开天境制定了新的规矩之后,他们顿时惊醒,也打消了去找李道一麻烦的想法。

毕竟钱财和生命相比,他们自然选择生命。

反而是李道一,此时一脸的紧张,在客栈里踱步。

徐长安、宁致远和董攀,三人则是喝起了酒,聊着天,说说还在光屁股那年的趣事,根本没有一丝担忧的样子。

“喂,三位大侠,以前我只是想借助你们坑一坑银两。佛曰上天有好生之德,我也没想着让你们陷入险境啊”

三人听到李道一的话,先是一愣,随后“哈哈”一笑,便又接着饮酒。

“喂,你们死了我可不负责啊”李道一看得三人不把这比试当做一回事,便故意说道。

按照他的想法,明日便要开始打擂台了,这些人还在喝酒。

要不是因为徐长安有高人遮蔽天机,更有天下气运傍身,他倒是不慌。

毕竟若是能够算出来胜败,那随他们去折腾,只需要提前看到危险,招呼他们溜了就行。

可因为他叫徐长安,让李道一最为得意的能力没了用武之地;更让李道一难受的是,但凡是有人和徐长安沾染上了因果,基本他们也看不透天机。

“行了,别碎碎念了,你又不上场。喝一口”

徐长安看了一眼碎碎念的李道一,便丢给了他一个酒壶,还有一只鸡腿。

“贫僧不喜”他话没说完,便看到了酒壶之后跟着一只鸡腿,急忙改口道“贫道却之不恭”

他啃着鸡腿,看了一眼在桌子旁啃着另一只鸡腿的小白,随后看到了三人的目光,顿时勃然大怒“把老子当猫养是吧”

话音一落,顿时哄堂大笑,就连李道一也在不知不觉中没了之前的紧张。

晚来风雪急。

这靖安府除了一些大酒楼之外,开门的小酒肆却是寥寥无几。

百姓们天一黑,就急忙关上了门,躲进了热炕头里。

路边有一家小店,却是灯火通明。

店老板早就不停的打着哈欠,伸了好几次懒腰了。

正要关门,只见这四人非要在这儿喝酒,他赶都赶不走。最后,看在银子的面子上,便忍着睡意,去炒了几个菜,随后弄上炉火,给四人弄上了一锅羊肉汤。

店老板看着这四人,瞌睡实在了来得急。

店老板才从父亲的手上接过小店不久,人也正值正值壮年,一想到新婚的妻子还孤零零的在热炕头上,瞌睡便更急了。

“店家,你放心吧,明日一早你来,我们保准还在。”

其中一个干瘦的老头说道,说着,还摸出了一张银票递了过去。

店家看了一眼那银票,也没接,便再给四人准备了一些肉食和素菜,便心急火燎的回到了家里。

那两个干瘦老头虽然不太可信,可那两个和尚应该不用担心,毕竟和尚看起来慈眉善目。

店里坐着四个人,两个和尚,大和尚和小和尚;还有两个干瘦老头,这两个老头倒是没有什么显著的特征,唯一能够辨认的就是其中一个走路,脚有点儿瘸。

大和尚穿着月牙色的僧袍,腰间挎着一柄戒刀。

等到店主人走后,他这才拿起了筷子,吃了一口肉。

而那个小和尚只能眼巴巴的看着自己的师傅,吃着素材。

“师傅,为什么我不能吃肉。”六如看着知一,随后又看向了两位师叔。

“因为你心不够静。”

六如听到师傅这话,“哦”了一声,便低下头去吃着素菜。

过了一会儿,他又抬起头来,鼻子不停的嗡动,还咽了咽口水。大概是羊肉越煮越香,香味飘了过来,他便忍不住了。

“师傅,我现在静下心来了。”六如可怜巴巴的说道,眼睛却是瞟向了那锅羊肉。

“你心都没乱过,怎么能说静得下来”李知一笑着看着自己的小徒弟。

“那师傅,要怎样才能乱。”

李知一还想说话,瘸子李义山便率先说道“喝酒。你师傅啊,不是不准你吃肉,这光吃肉,不喝酒,便是暴殄天物。”

说着,手一挥,便把六如和他的素材一同给吸了过来。

“来,喝一口酒。”

六如看了自己这位师叔一眼,只能喝了一口,顿时脸涨得通红,不停的拍着胸脯咳嗽。

李义山可不管他这些,便立马夹了一块肉涮了一下,随后急忙塞到了六如的口中。

“是不是很香。”

六如点了点头,李知一正要说话,便又听到李义山接着说道“有过苦涩,香味才显得香。”

说完之后,便在六如的碗里夹满了肉。

甚至,他还挑衅的看了一眼李知一一眼。

“我说的是不是也有禅意”

没过多久,六如满脸通红的趴在了桌子上睡着了。

李知一脱下了僧袍,为他盖上,随后看了一眼李义山这才说道“对一个小孩子,你都用这种手段。”

李义山笑了笑,龇起了牙,夹了一块肉丢到了李知一的碗里。

“吃肉喝酒问题不大,可若他看到自己的师傅满手的鲜血,那怎么办”

李知一听到这话,闭口不言。

“那几个小家伙打擂台闹得沸沸扬扬,结果我们几个老家伙也不能幸免,

无妄之灾呐”

“世间熙攘,往来皆为利。”李知一说了一句。

陈桂之笑了笑,喝了一口酒,打了一个酒嗝,接着说道“其实我们是不想争什么,就算把武评宗师榜让给他们也没事。”

“但,他们的目的是这片土地。”

李义山听到这话,往地上啐了一口说道“没错,这群兔崽子,觊觎我人族土地多久了,老子在有生之年,见一个杀一个”

“这感情好,这样才不会辱没了我们铁剑山的夷鼎”陈桂之立马大喝,两人又碰了一下杯子。

李知一听到这话,没有应和,反而是闭上了眼。

“怎么,荤和尚,我说的不对吗”李义山喝了一口酒,带着三分醉意问道。

李知一没有正面回答他,只是说道“佛家所言,众生平等;你道家所言,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其实本意都一样,说的都是芸芸众生都有生存的权利。唯一的区别,便是一个说的比较温和,一个比较现实一些而已。说起来,不管是蜀山还是铁剑山,都是道的分支,佛道意本同。”

李义山听到这话,敏锐的嗅到了不一样的气息,酒意也醒了几分。

“和尚,你倒是说清楚。这些妖族,杀我人族,屠我百姓,你这话什么意思。”

李义山的语气加重了几分,看着自己这位几十年的好友。

“万物都有其生存的法则,众生皆是平等。”

李义山一拍桌子。

“别扯那些,你直接说这妖族该不该杀”

“生死有因果,杀戮无法完全的解决问题。”

“远古时期,人族被奴役,是用掌中长剑才打下了这天下,难道错了”

“所以,妖族是因,他们被封印是果,因果循环,报应不爽。”

“那任由他们胡来,因果能了结吗”

李义山和李知一一问一答,语气也越来越重,颇有剑拔弩张的意味。

“可一味的杀戮,根本解决不了”

“放你娘的狗屁,全杀了,那不就行了”

李知一抬起头,看着面前的多年好友,最终双手合十,轻声打了一个佛偈。

“阿弥陀佛”

“老子就问你,有三个妖族挑衅我们,约战在天亮,你去不去你杀不杀”

李知一摇了摇头。

“我只渡,不杀。”

李义山看了他一眼,重重的把酒壶放下,冷哼了一声,喝着闷酒。

天亮了,六如睡得正香,李义山和陈桂之满身的酒气。

此时大雪纷飞,风一吹,卷起了满地鹅毛。

“走吧,我们兄弟两去看看那妖族宗师”

陈桂之看了一眼正闭着眼打坐的李知一,李义山冷哼了一声,将一张银票放在了桌子上,随后一瘸一拐的朝着门口走去。

放眼过去,皑皑白雪。

不知道待会会不会变成一片猩红。

李义山走到了门口,转过头看了一眼有些犹豫的陈桂之。

“道不同,不相为谋”

说完之后,他便走出了门。

陈桂之一声长叹,也不管李知一,急忙跟了上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