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名门第一闪婚

正文 1335、钱比爱更真

名门第一闪婚 唐筝 7272 2020-03-21 06:43

  他对她还是和以前一样,可是,她知道,他要离开她了。

又或者,她从来都未曾真正拥有过他。

她怨恨他,又觉得自己没什么理由恨他。

他有什么对不起她的吗?

好像没有。

可是,他要和她分手了。

这又怎么能不让她痛心呢?

“对不起,我迟到了。”

她强忍心痛,淡淡地说道。

“没关系,迟到是女士的特权。”

成烽微微一笑,口不对心地说道,“更何况,你今天还如此的美丽。”

他不过是随口一说,但云娇的心却在颤抖。

他夸她美丽……

难道是因为她今天精心打扮了一小时,所以才令他感到惊艳了吗?

她心底里小小的得意起来。

“来,先看看想吃什么。”

成烽将菜单递给她。

云娇扫了一眼后,点了这家餐厅最贵的套餐。

她知道成烽一点都不在意。

这点钱对于成烽来说,又算得了什么?

事实也的确如她所料,成烽一丁点都不在意。

哪怕她带上几个闺蜜来一最贵的套餐,他也是无所谓的。

曾经有一次,成烽和某个女朋友分手,那位女朋友叫什么他已经不记得了,只记得貌似是某个电视台的当红主持人。

她说那是她第一次被甩,所以很生气,和成烽吃完最后的晚餐后,打电话叫来了她的七八个好姐妹,浩浩荡荡地冲进了顶级奢侈品店。

她们一起消费了将近百万,最后扬长而去。

成烽亦是毫无怨言。

事后,倒是有那位女主持人的闺蜜主动跑来找他,说愿意和他交往,并且还不止一个。

成烽全部回绝了,理由是不想破坏别人的友谊――

这理由也是够绝的。

那几个女孩伤心离去,但成烽的这些事迹却渐渐在承北流传开来。

在很多人眼中,成烽都是个不折不扣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

但在大多数女人眼中,成烽的形象还不算太坏,甚至还有不少前任们惦记着想和他符合。

成烽当然是不愿意任何一位前任复合的。

这其实也是大部分男人的心理。

对于像成烽这样的男人来说,世界就像是一个多姿多彩的大花园。

女人们就像是花园里娇艳欲滴五彩缤纷的各色花朵。

他喜欢某一朵花,便会暂时的为之停留,但是,一旦他腻了,就会头也不回的走掉。

前面还有那么多美丽的花朵等着他采拮,他又怎么可能会惦记着被他甩在身后的某一朵呢?

旧不如新,是永恒的真理。

成烽与云娇两人静静地吃着牛排。

毕竟,一边吃牛排一边说话,是不太美观的。

等到两人都吃得七分饱的时候,才各自放下刀叉,开始谈话。

成烽依然微微笑着,对于一个在感情中处于主动,并且永远胜券在握的人来说,他有什么理由不心境平和呢?

“娇娇,你知道我们今天为什么坐在这里。”

他十分温柔地说。

云娇心中泛起一股酸楚。

她不懂他为什么可以如此平静。

这就是男人吗?

连分手都无动于衷?

来之前,她还抱着试试看能不能挽留他的打算。

来之后,到现在为止,她慢慢看出来,也更加确定,他是真的已经要离开她了。

他是这样的温柔,这样的心平气和。

就好像他从未喜欢过她一样。

他已经完全不在意她了。

但凡他真心在意她,也不会像现在这样一点都不难过。

她观察着他的表情、动作,甚至感觉到一种释然与轻松。

就好像,终于要甩掉一个早就不背负的大包袱一样。

从此以后,又可以天高海阔凭鱼跃。

他是多么开心啊。

那么她呢,她又算什么呢?

她对他的真心和付出,在他眼中一丁点价值也没有,一丁点也不值得他留恋吗?

“成烽,是不是无论我说什么、做什么,都没用?”

她平静地问道。

天知道她将这句话说出口有多难。

成烽愣了下说:“娇娇,其实你什么都不用说,什么都不用做……因为我就是个不值得的男人。”

“不值得的男人?”

云娇瞳底微颤。

成烽点点头说:“是啊,你看看我,有什么值得你喜欢的?除了我这个还算过得去的皮囊,还有家里有点钱之外,我哪点好了?我对你又不专一,又不体贴,还常常不接你电话,也不在意你的感受――像我这样的人,哪儿值得你留恋?”

云娇听得呆住。

她唇角慢慢绽开一丝苦笑。

“原来,你都知道啊……”

亏她从前还总是帮他找理由。

她总是告诉自己,他其实是喜欢她的,他不是还带她去北海道滑雪了吗?不是还给她买礼物了吗?不是还陪她在闺蜜面前秀恩爱了吗?

她总是非常擅长自我安慰,一遍又一遍地记住他对她随手施舍的好,而刻意去遗忘他的不好。

她以为他不是故意对她不好的。

但事实上,她错了。大错特错,错得离谱。

男人远比她想象中精明。

他们若是想要对一个女人好,对一个女人付出,是没有任何人、任何事能够阻挡的,除非他们不想、不愿、不舍得。

显然,成烽对她,就是不想、不愿、不舍得。

他嘴上说,他不值得她留恋,不值得她喜欢。

其实,是她不值得他留恋、不值得他喜欢。

如若不然,他就不会这样对待她。

“对不起,娇娇。”

成烽无比诚恳地道。

他是真心实意的道歉,他知道自己对云娇做得不对,但是他对她连多喜欢都谈不上,更遑论为她做出任何改变了。

“成烽,除了会说对不起你还会什么?”

云娇凄然一笑。

成烽姿态优雅地拿出钱夹,然后从中取出一张支票,缓缓推到云娇的面前。

他唇边含着一丝浅笑,那笑容足以令所有

女人为他心折。

云娇痴迷地望着他,绝望的泪水自眼眶中滚落。

“别哭,娇娇,这是一张五十万的支票,就当是我最后送你的礼物吧。”

他朝她微笑,并且真诚地建议:“拿这笔钱去你想去的地方好好玩一趟,带上一两个闺蜜,我保证,回来后你会觉得和我分手根本不算什么。”

见云娇一直沉默着流泪,他无奈地道:“别哭了,娇娇。上次你是不是看中一只爱马仕的包包?走吧,我带你去买。”

要说成烽这些年和女人分手时见的最多的是什么,那一定是女人的眼泪。

偶尔也有女人想动手扇他耳光,但大多数女人,都不舍得对他这张俊脸下手。

于是她们只能默默哭泣。

成烽习惯了女人在他面前流泪,也逐渐摸索出一个最好使的招数――

带女人去买包,越贵越好。

再难过再伤心的女人,一旦得到了她梦寐以求、足以在小姐妹们面前炫耀的包包,也会破涕而笑。

成烽这招可谓是百试不爽。

然而云娇却摇了摇头说:“不用了。”

“那……”

成烽犹豫了下,试探道:“带你去买车?娇娇,你有驾照吧?我给你买个车吧,你别哭了。”

这在他计划之外,但是,见她哭得如此伤心,他愿意多给她一点补偿。

“我不要……!”

云娇抬起一双泪眼凝望他,目光中藏着怨恨:“除了金钱物质,你还能给我什么?成烽,你这个人……到底有没有心?”

成烽怔忪道:“我当然有心……只是,你希望我现在说好几句好听的话骗骗你吗?”

他不是不会说漂亮话哄女孩子开心,相反,他非常非常擅长,在这方面,他可谓是无师自通,从很小的时候起,就能哄得他妈心花怒放,什么都依着他。

然而,就是因为他擅长这个,所以才更加清楚,说几句漂亮话,真算不了什么。

倘若他现在立刻对她说“我爱你云娇,我心里永远爱你,只是因为家里不同意,我妈又生病了,我实在没办法才不得不和你分开,但你放心,我不会再为其他女人心动,我永远都不会忘了你”这类的话,她或许会得到一时片刻的开心与慰藉。

但这又有什么用呢?

并不会为她的生活带来任何改变。

他给她一笔钱,让她可以去国外随便什么地方旅旅游,开阔眼界、丰富阅历,没准途中还能邂逅一个有缘人,再不济,发发朋友圈,也总能吸引到圈子里的一些异性点赞评论吧?

他给她买个她自己绝对买不起的包包,这样她以后就不必再因为自己没有奢侈品包包而感到自卑,她可以拎着那只爱马仕包包自信地出现在任何场合。

他给她买辆车,以后她便有了代步工具,不必坐公交、挤地铁、打网约车,即便跟人相亲,结束后也能坦然自若的开着自己的车回家。

他是真心为她好,才会愿意给她这些。

偏偏她看不上,反而怪他不舍得付出真心。

成烽真是天大的冤枉。

“……我宁愿你骗我。”

云娇含泪哽咽道。

“……”

成烽沉默,他想,他可能还是不够懂女人。

“你告诉我,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

泪眼婆娑中,云娇凝视着他年轻俊美的脸庞,问出了几乎每个女人在和男人分手时都会想问的问题。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